“變局與重生:基礎設施融資租賃與新基建機遇”平行論壇的圓桌環節由華能天成租賃傳統能源金融業務部負責人朱海艷主持,沙鋼融資租賃(天津)有限公司總經理施春松、鞍資(天津)融資租賃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主持工作)王文慶參與討論。
  
  三位嘉賓圍繞在新舊基建產業的變局與發展、融合與創新上,租賃公司如何思考轉型問題展開了討論。朱海艷認為綠色基建、數字基建等為租賃業務的發展提供了新的方向,他建議各家租賃公司結合自身背景、資源稟賦去選擇好賽道,以此實現業務的轉型和突破。施春松表示公司將在鋼鐵產業鏈的細分領域上做好做專,然后才能做大做強。他指出目前新的科技正在替代原有的鋼鐵成本技術,成為鋼鐵行業租賃公司的新機會。王文慶認為新基建是未來盈利的一個方向,依托存量業務的外延可以在新基建上尋找到新的業務發展方向。
  
  以下為嘉賓發言實錄
  
  朱海艷(主持人)
  
  大家好,我是來自華能天成的朱海艷,圓桌的主題是關于新基建的布局和舊基建的變局,我想先談一下舊基建的變局。只要談到舊基建大家首先想到的應該是基建投資最大的主體是城投,融資約束是整個市場發力最大的障礙。
  
  舊基建變局的“變”是對整個融資環境的調整。之前我們看過一組數據和統計,自2018年以來,整個基建投資的增速基本上保持在4%這樣一個較低的水平,扣除了專項債的基金,其他來源基本上都是在呈下降趨勢,背后是城投融資的不加強,所以我想請兩位嘉賓沿著城投融資政策的演進談一下對我們的影響,尤其是15號文出臺后,融資租賃業務去平臺化是否是大勢所趨。
  
  施春松
  
  非常感謝參加這樣一個論壇,沙鋼租賃成立于2020年,相當于剛剛成立,在拓展客戶的過程中我們的第一個目標就是城投,也走訪了江蘇省很多的城投平臺。15號文的出臺對業務的限制還是很強烈的。
  
  今天先談基建的問題,我們集團的主業是鋼鐵,只有在細分領域去把它做好做專,才可能做大做強。我們是建筑類用鋼的主業,針對很多住房、裝配式的廠房在2020年進行了一個深度的布局,也是主業的一個方向。經過市場調研,全國在2021年有10萬棟的高樓在建設,可能會下降到7萬或者5萬多,同時新的科技在慢慢替代原有的用鋼成本,這可能是我們鋼鐵行業租賃公司的一個機會,謝謝!
  
  朱海艷(主持人)
  
  請王總分享一下。
  
  王文慶
  
  謝謝主持人,謝謝工作人員,謝謝各位嘉賓領導。我簡單分享一下。
  
  我來自鞍鋼租賃,我叫王文慶,鞍鋼整個集團大家可能已經有一些了解,但并不是很深入。2021年鞍本合并之后,整個排名進一步上升,現在排名全球第三、中國第二,整個資產規模超5千億,被譽為共和國鋼鐵長子。我們成立于2017年,已經將近5年時間,最初以集團內部業務為主,之后慢慢開拓市場化,也進行了很多嘗試和探索,以同央企和租賃公司合作為主,慢慢在一頭在外、一頭在內的項目逐漸往產業鏈上延伸。
  
  我們的能源主要以煤炭為主,下游包括基建、車輛、工程機械、交通軌道,基建類占比超過5%,近幾年提出新基建的概念,新基建也是未來盈利的一個方向。新基建有這樣幾個特點,一個是以新發展思想為理念,技術創新為驅動,信息網絡建設為基礎,主要的功能和服務是數字轉型、智能升級、融合創新等,總結起來包括三大方向、三大內容:
  
  一是信息基礎設施。
  
  1.通信,如5G、工業互聯網、微形網絡。
  
  2.新技術,人工智能、云計算、數據中心。
  
  3.深度運用大數據,推動變局升級,比如說智慧交通、智慧能源。
  
  二是融合基礎設施。
  
  三是創新基礎設施。推動科技研究、科技研發和產品創新。
  
  每年投資額大概20萬億,新基建占到了7.6%,大概是1.5萬億,里面具體可以分為七個方向,其中城市軌道交通占到了50%,市場是足夠大的。
  
  業務融合方面主要是存量業務的外延。
  
  水電可以跟新基建的5G、互聯網、人工智能等等進行融合,可以實現智能遠程監控、智能調配、綜合運用一體化,現在有很多光伏+儲能、光伏+5G、充電樁等,通過新能源的項目可以往儲能、充電樁等業務拓展,綁定起來增加業務范圍,整體控制風險。
  
  制造行業可以跟工業互聯網、人工智能等有機結合,實現整個生產環境的互聯、上下游產業的集成,還有一些智能控制等,在這方面可以實現快速響應,高透明化、可視。
  
  另外一塊是車輛,我們還是可以做很多探索的。每個租賃公司的情況不一樣,資源稟賦不一樣。車輛可以再往外延伸比較廣,現在從傳統的燃油車到新能源,包括到儲能設施,到充電樁,到智慧停車場,還有一些智能的泊車設備等等,這也適合我們租賃業務的開拓。
  
  在新基建上尋找新的業務發展方向,剛才是依托存量的一個延伸,具體行業列舉了很多如何落地的措施,我們也做了一些研究和探索,現在行業競爭很激烈,銀行也是在競爭,但我們如何創造適合我們租賃去做的業務?我們就會分這樣幾個維度,也比較適合租賃的幾個特點:
  
  一是重資產、高負債、高杠桿,有適合的租賃物,投資周期長,有足夠的市場,市場容量大。
  
  二是有市場機制的基礎。
  
  三是銀行等傳統金融機構的融資不能完全覆蓋。
  
  從這方面來看,提到的有集約化、模塊化、結構化的新型建筑行業可以作為模塊化租賃業務進行探索。比如說一些鋼結構的模塊,盾構機已經是傳統業務了,但是對于鋼鐵租賃物來說,模具是會有利于租賃業務的發展。資產管理的平臺、資產組織的平臺,這些可以一家或多家,搭好平臺以后跟租賃公司或者租賃公司的業務進行深度融合。比如說剛才提到的備用件,可以組建一個有經營能力的公司一起合資,對備用件進行融資,這是一個投資量非常大的行業,使用有固定的生命周期,我們以三年周期為限,租給一些大型的設備制造商使用。搭完平臺之后我們去挖掘客戶,客戶找到痛點。另外一個是建模式,模式有普適性可復制,風控閉環可控制,具有租賃的優勢,通過直租可以節稅,適合客戶的需求。在合適的前提下做項目,可以快速地做大規模,簡單分享這些,謝謝!
  
  朱海艷
  
  感謝王總的分享,兩位嘉賓給我兩種感覺,兩位所在的公司開展的業務領域主要是圍繞著集團所在的行業上下游去開展一些業務的合作,并沒有涉及到太多的城投業務,不太涉及到城投業務轉型的問題,剛剛王總分享的一些案例,分享了他們在一些新基建領域的實踐以及一些方法論的問題。
  
  近幾年很多租賃公司都會面臨產業的困難,覺得租賃業務越來越難做,難做的點一方面是來自于監管的趨嚴,一方面是來自整體經濟的壓力,尤其是對以房地產、城投為代表的基建投資規模的縮減,導致了投資需求的減少,另外一方面是我們現在疫情發散性持續地擾動導致服務業消費的下滑、原材料的供給導致供給側的升級、整體經濟的下行帶來了預期的轉弱,這三種因素疊加在一起共同導致了未來經濟的內生增長動力不足的問題,所以對利益周期的調節是非常必要的。
  
  在2021年12月10日剛剛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中央明確提出了要適度超前進行基建投資,尤其是這邊有一個“超前”二字意味著在一些領域要做一些提前的布局,滿足未來經濟的增長以及一些新技術的應用,同時考慮逆周期和跨周期的調整和調節,所以我想讓施總結合公司的實踐,在基建的領域還有哪些可以跟大家再分享的。
  
  施春松
  
  展業是越簡單越有效的,我們在城投公司的展業過程中,拋開了租賃公司的模式、公司的建設等,我們會告訴城投公司你要什么,我們能給你什么,在展業過程中,至少在江蘇省的城投我們是相當受到歡迎,只是我們把城投的項目變成另外的模塊。在用鋼方面的城市上,不管你是新基建或者是舊基建,只要你是租賃以我鋼材為載體的模式,在新公司來說這是一個比較有效的手段,謝謝!
  
  朱海艷(主持人)
  
  非常感謝施總的分享,因為時間的關系,所以今天整個論壇的圓桌環節在時間上做了一個壓縮,簡單地把兩位嘉賓的觀點再總結一下。
  
  今天在會場上討論這樣一個新基建和舊基建的問題,兩位嘉賓提到了因為政策的調整對于城投業務的融資產生了很大的影響,所以很多公司在想如何轉型。
  
  轉型過程中新基建的方向包括交通、新能源、新材料等綠色基建以及數字經濟、數字基建,為我們的業務發展提供了新的方向,我也是呼吁、建議各家租賃公司結合自身的背景、資源稟賦選擇一個比較好的賽道,帶領自己的公司去實現業務的轉型和跨越。
  
  感謝嘉賓的參與,謝謝大家的聆聽!